沪媒-津门虎凭足协伤停补时准入 弗格森时间式绝杀

<img src=\"/newsfiles/file/china/zhongchao/6/2021-03-30/2fd44c052c24627a167efa1dbc10f6e6.jpg\" alt=\"再见了,沪媒 江苏苏宁俱乐部。沪媒 \”>再见了,江苏苏宁俱乐部。

  千呼万唤始出来。29日下午,中国足协终于公布了三级联赛准入名单,这其中天津津门虎最后时刻“起死回生”,而卫冕冠军江苏足球俱乐部最终未能获得准入资格,就此退出职业联赛。

  球迷戏谑称:“中超第二名到第十六名全部保级了,结果冠军消失了……”

  虽然段子很讽刺,但这就是真实的中国足球——包括江苏足球俱乐部在内,2021赛季共有6支俱乐部没有完成准入;而在2020赛季,这个数字是16家。

  经历了限薪政策和中性化名称后,中国足球三级职业联赛,是否有底气对“消失”说不?

天津津门虎凭借足协的“伤停补时”准入。天津津门虎凭借足协的“伤停补时”准入。

  史上最纠结的准入过程

  从过程来看,今年准入不算最漫长——因为疫情导致开赛时间迟迟难产,去年中超准入直到五一劳动节后方才宣布。

  但今年联赛的准入,因为牵扯到两家中超俱乐部的可能退出,绝对是近些年来最纠结的一次。

  按照足协规定,1月29日17点是各个俱乐部递交新赛季准入材料的最后期限,不过在这个截止日期之前,数家俱乐部都没有递交完整的准入材料。

  据多家媒体报道,至少有四家俱乐部未能递交,或者说没有递交完整的准入材料,这其中包括卫冕冠军江苏苏宁、河北华夏幸福、天津泰达和重庆当代。

  经过中国足协与各家俱乐部协商,新的截止时间被推迟到2月28日17点。期间,重庆当代和华夏幸福两家俱乐部解决了自身面临的问题,递交了基本符合标准的准入材料,

  但在2月28日下午,联赛冠军江苏苏宁通过官方微博宣布停止运营,这也是职业联赛历史上首支直接停运的冠军俱乐部。

  天津泰达也没有做出实质性挽救的举措,这两家俱乐部也被业界认为无法获得新赛季中超联赛资格。

  其实,故事到这里,中国足协3月初就可以公布准入名单了,所谓需要审核材料不过是托辞——毕竟整个2月份足够审核材料,待完成自救的重庆和华夏幸福材料交齐,就可以即刻公布准入名单。

  但中国足协始终没有明确公布准入名单时间,之前3月23日这个时间节点,也是多家主流媒体披露的消息——按照这个节点,相当于足协又给了江苏和天津两家俱乐部三周的时间。

  不过江苏和天津两家俱乐部的转折点未能尽早到来,直到原定23日准备公布准入名单时,足协获悉了津门虎正在积极自救——不得已,足协只能顶住压力给了一点“伤停补时”,而津门虎利用“弗格森时间”完成绝杀,29日顺利获得了准入资格。

  期间,中国足协承受了不小压力,甚至是一些谩骂的声音,而之所以一再推迟公布准入名单的时间,据澎湃新闻记者了解,足协的初衷是为了避免顶级联赛出现动荡,同时为了让更多的地区保留足球的火种,不要消失在顶级联赛甚至是职业联赛的版图中。

一批江苏球员将远赴他乡效力。一批江苏球员将远赴他乡效力。

  多元化股权结构,大势所趋

  最后时刻完成准入的津门虎未来如何运营?

  据澎湃新闻记者了解,俱乐部很可能会以天津体育局和足协暂时托管的形式,征战本赛季中超。未来俱乐部将尝试进行所有制改革,引进新的资金介入,最终彻底优化俱乐部的股权结构,实现政府、企业、个人多元投资。

  期间有报道称,天津文旅有望收购俱乐部一部分股份,成为俱乐部新的大股东,不过各方面工作推进还需要时间。

  是不是很熟悉的节奏?过去几个月时间,这种多元化股权结构,已经成为中超多家俱乐部全新运营模式。

  本赛季,从未换过名字的河南建业更名为河南嵩山龙门,新俱乐部的股权结构按照郑州、洛阳、建业三方,股权比例为“433”。两地政府充分信任并尊重建业多年的足球运营经验——未来,建业仍将负责俱乐部的具体运营。

  俱乐部在公告中也表示:“新俱乐部将充分发挥三方各自优势,权益共享,义务共担,共同支持河南足球事业发展。”

  今年1月15日,刚刚从中超降级的石家庄永昌足球俱乐部也发布更名公告,正式更名为沧州雄狮足球俱乐部。

  公告显示,经永昌地产集团有限公司和沧州市人民政府友好协商,共同签订战略合作框架协议,俱乐部将迁至河北省沧州市。尽管新俱乐部股权分配体系没有明确公开,但喊出“创造中国足球与城市结合的典范与标杆”的沧州,和永昌合作的目标是确保2年内重返中超赛事,5年内入围亚冠赛事。

  而在鲁能集团逐步退出的过程中,山东方面引入的投资主体也是济南文旅——俱乐部从央企变为城市企业,这在某种程度上,也是依托地方管理部门合作。

  同时,此前有消息传出,河北华夏幸福也在与唐山文旅进行接触,未来有望引进新的股东。

  对于这一系列改变,在中国足球的改革纲要中,也是有迹可循的。

  早在2015年,《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》第十一条明确要求:优化俱乐部股权结构,实行政府、企业、个人多元投资,鼓励俱乐部所在地政府以足球场馆等资源投资入股,形成合理的投资来源结构,推动实现俱乐部的地域化,鼓励具备条件的俱乐部逐步实现名称的非企业化。

  完善俱乐部法人治理结构,加快现代企业制度建设,立足长远,系统规划,努力打造百年俱乐部。

泰州远大和北京人和这对上赛季的中甲对手一起消失了。泰州远大和北京人和这对上赛季的中甲对手一起消失了。

  共同努力才能避免消失

  2021赛季,除了江苏足球俱乐部,泰州远大、内蒙古中优、北京人和、江苏盐城和深圳壆岗都无缘各自级别联赛。本赛季三级联赛共有6家俱乐部没有获得准入资格,比起一年前,消失俱乐部的数量上有所减少。

  2020赛季准入过程,广东华南虎、四川隆发、辽足、上海申鑫、银川贺兰山、大连千兆、福建天信、延边北国、吉林百嘉、南京沙叶和保定英利易通等11家足球俱乐部因存在欠薪行为且未能解决,被取消注册资格。

  天津天海、深圳鹏城、杭州吴越钱唐、菏泽市曹州、南京巴兰塔则向中国足协主动申报退出职业联赛——三级职业联赛共有16家俱乐部退出。

  究竟是16家俱乐部集体退出扎眼,还是卫冕冠军消失更加刺痛?或许每个人心中都有不同的答案,作为职业联赛的管理者中国足协,以及职业联赛每一个参与者,恐怕需要思考的是——未来如何才能尽最大可能减少退出现象继续发生?

  中国足协已经给出了答案——通过政策引导各家俱乐部理性投入,减少投资人的压力。

  足协主席陈戌源在接受央视主持人白岩松采访时提到,在限薪这个问题上,是“投资人赞同,老百姓赞同”。

  “打击金元足球要有壮士断腕的决心。很多投资人都说难以为继,如果不采取措施两三年就会全面坍塌,这种结果是不可接受的,所以要限薪,和投资人一起决定降薪。”

  同时,随着投资人一直期盼的职业联盟已经开始运转,如果未来能够尽可能做大整个中超联赛的“蛋糕”,那么投资人的压力也会相对减轻。

  当然,在理性投入的基础上,投资人也需要有做好长期坚守足球的心理准备——很多时候,选择放弃总是很容易,但所造成的负面效应,恐怕就需要很长一段时间去消化了。

  只有中国足协、职业联盟和投资人共同努力,类似卫冕冠军无法准入新赛季联赛的黑色幽默,未来才有可能不再重复。

Write a Reply or Comment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


You may use these HTMLtags and attributes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> <strike> <strong>